分类 微信开发 下的文章

原标题:坠崖身亡!市委书记巡视景区时因公殉职……

4月15日,河南省沁阳市委书记薛勇不幸逝世,经沁阳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证实,薛勇之死,属于因公殉职。中国这么大,一名公职人员因公殉职未必能成为新闻,但薛勇的殉职却颇有一些不一般。

第一个不一般,在于薛勇的身份。身为河南省沁阳市的市委书记,薛勇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少有的因公殉职的地方“一把手”之一。

而第二个不一般,则在于他死亡的具体原因——薛勇是在前往当地5A级景区神农山进行督导旅游工作期间,不慎从景点“龙脊长城”附近坠崖身亡的。

人们不禁要疑惑,本应受到妥善出行保障的这样一名地方行政长官,怎么会在工作期间就这样突然坠崖了呢?对于这个外界必然会关心的问题,当地宣传部很快就做出了详细回应。

沁阳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证实,15日上午9时20分,薛勇带领相关人员,赴神农山景区检查督导全域旅游发展,现场办公研究景区完善提升工作。在中午12时10分时,在景点“龙脊长城”拟整修提升路段附近,坐在步道旁一块石头上听取汇报,现场研究解决具体问题,时间长达40余分钟,当中午1时左右起身离开时,不慎失足坠落悬崖。

据介绍,薛勇坠落的“龙脊长城”是当地知名景点,因此处道峻拔山岭象一条巨龙蜿蜒起伏,而石灰岩构成的山体又像人工堆砌的长城一样而得名。该处的最高海拔1020米,整体长约11.5公里,现开发游览线路2.5公里。

纵观以往,薛勇并不是唯一一位因为意外而因公殉职的官员。就在一年前,福建省南平市也发生过一起性质类似的事件。

那起事件的遇难者,是南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廖俊波。殉职之前,廖俊波曾在2015年6月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

据报道,2017年3月18日19时30分许,途经长深高速(下行)2871公里600米处,一辆小车发生侧滑并撞到防护栏,造成车上4名司乘人员1人重伤、2人轻伤。其中的重伤者,正是此时正赶往武夷新区公务的廖俊波。

接报后,南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委书记袁毅等市领导第一时间赶赴建瓯处置,并紧急协调省、市医疗专家前往建瓯抢救。廖俊波副市长经福建省、市医疗专家抢救无效后,最终死亡。一名“优秀县委书记”,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以及他未办完的工作。

除了因为意外事故殉职以外,2016年8月24日,中共丰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立权因公赴京出差途中,在徐州高铁东站突发心脏病,经现场全力抢救,后送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七医院抢救无效,于24日上午11:20去世。

王立权去世之后,当地在徐州市第二殡仪馆为其举办了遗体告别仪式,其间,王立权生前亲友、同事、以及自发前来的各界人士来到这里向他告别,来者有千人之众,而在网上相关新闻的评论区,也可以看到当地民众对其工作作出的正面评价。这样一位干部因病猝死在岗位上,也令人感到十分遗憾。

而在2013年,更是有一位因公殉职的副县长,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专门批示表扬,号召人们向他学习。这位副县长,就是时任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兰辉。

5月23日上午8时30分,兰辉带领县安监局、交通局等相关部门同志,前往曲山镇、漩坪乡、白坭乡等山区乡镇调研村道建设和地质灾害治理、检查汛期安全生产。 

由于兰辉刚做完手术不久,身体较为虚弱,一直带病坚持工作。15时许,由于过度劳累和路途颠簸,导致病情复发,车行至漩坪乡杨柳村一组时,兰辉同志在下车换药过程中,不幸意外坠崖,跌入唐家山堰塞湖中。16时左右,在漩坪乡杨柳村一组河道,搜救人员将兰辉同志救起,现场医护人员迅速开展抢救,兰辉同志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习近平在批示中指出:兰辉同志始终把党和人民的事业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是用生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好干部,是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广大党员干部要学习他信念坚定、对党忠诚的政治品质,心系群众、为民尽责的公仆情怀,忘我工作、务实进取的敬业精神,克己奉公、敢于担当的崇高品格,牢固树立宗旨意识,自觉做到为民务实清廉,更好发挥表率作用,不断做出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实绩。

对于一名因公殉职的干部而言,这样的殊荣虽然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但是却能让他的生命燃烧出更耀眼的光芒,为全党全国的领导干部做出敬业的榜样。而在学习这些殉职干部敬业精神的同时,干部也应多加小心,以免让类似的悲剧再次重演。

编撰 / 杨鑫宇 

相关阅读:

原标题:四川金川县9人被困海拔4600米雪山 当地警方成功营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卢通)今天(4月12日)晚间,新京报记者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公安局获悉,4月11日,有3车共9人被困金川县城附近海拔4600米的万里城雪山,经当地警方营救,全部安全脱险。

据当地警方介绍,4月11日晨8时许,金川县公安局接群众报警,一辆大货车被困在县城附近雪山上金抚路路段。接警后,金川县公安局勒乌派出所所长组织民警携带救援所需物品,会同交警大队赶往救援现场。

据了解,受恶劣天气影响,沿途布满积雪、暗冰,救援民警跋涉3个多小时才赶到现场。上午11时许,救援民警在金抚路距县城50余公里处,海拔约4600米的万里城雪山找到被困货车。

民警向被困人员了解,货车于4月10日晚被困,至民警赶到时已在雪山上被困一宿,由于无法实施自救,加之无手机信号,被困人员步行很久才打通电话报警。

救援中,民警在金抚路万里城附近发现另一辆被困的皮卡车及一辆小型轿车,民警通过近3小时的铲雪、铺路、牵引将3台被困车辆救出。当日15时许,救援民警成功将被困的3台车辆及9名人员安全转移至县城。因营救及时均未受伤。

当地警方介绍,金抚路因海拔高,气候恶劣,降雪频繁,金川县境内盘山公路积雪严重,车辆极易被困冰雪中,且该道路多处路段无手机信号,被困后无法及时求救。目前,金川县公安局已在进入该路段多处设置告示牌,告知游客路况以及绕行路线。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4月11日,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USNI NEWS)报道称,在正在召开的美国海空展上,JSF项目主管马特·温特海军中将刚刚向与会者们兴奋的宣布,第14、15批次F-35战斗机三种型号的采购价都已经降低到了一亿美元以下。然而紧跟着这个“好消息”之后,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4月12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宣布暂停接收F-35战斗机接收工作,因为洛克希德马丁和国防部F-35项目办公室正在为去年曝光的F-35制造缺陷责任到底归谁而扯皮……

美国空军F-35战斗机

海军学院新闻网报道称,在正在召开的2018年美国海空展上,JSF项目主管马特·温特中将表示:“当我们购买第14和15批次飞机的时候,所有三种型号飞机的价格都将低于1亿美元,”据称,目前F-35战斗机生产项目已经接近全面生产状态,在未来几年内每月的产量将可达到12-15架,这比目前的产量几乎翻倍。马特表示,整个项目将会从:“真正生产线——而不是研发生产线——所带来的高效率”中获得好处。

这个好消息听起来确实足够让美军和全世界排队等着买F-35的国家兴奋,然而,4月12日美军亲自给所有为此高兴的人们兜头一盆冷水,五角大楼宣布,暂停接收F-35战斗机。

这次停止接收的原因是,关于去年F-35战斗机制造质量问题到底谁负责的问题,美国制造厂商和国防部正在争议。

技术人员正在查看F-35A战斗机因开孔尺寸不标准导致的腐蚀问题

生产质量缺陷谁该负责?五角大楼和洛克希德正在扯皮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目前我们所有的工厂都在继续工作,但F-35联合项目办公室已经暂时停止接收飞机,直到双方就如何解决问题达成一致。”

这次导致美军暂停接收F-35的争议是由F-35生产质量控制不佳事件引起的,去年的9月到10月美军也同样暂停了接收飞机。同时,在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部署的F-35A因为开孔过大问题,也发现了腐蚀问题。

洛克希德和联合项目办公室已经达成协议,将拟定一个应对计划,有消息源表示。

但此后不久,国防部和洛克希德之间又因谁来负责为维修和重新涂装支付费用产生争议,这导致了再次的生产暂停,不过消息源并没有透露交付工作将停止多少时间。

据美国媒体报道,近些年在全球忙于“平叛”战争的美国正化身“运输大队长”——大量的恐怖组织和反美武装用上了美制装备。美国宽松的售武政策一直被诟病,总是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戏码。美国凯托学会评估报告称,美国多年来毫无节制的向“高风险”客户售武,给自己的安全埋下了祸根。如今,一直有传言称,特朗普政府有可能进一步放宽军售限制,未来用美制武器袭击美军及其盟友的案例可能会越来越多。

1988年在美军发动的“祈求螳螂”行动中,对手伊朗海军就是用美制“鱼叉”反舰导弹进行反击的。1989年美军入侵巴拿马并推翻诺列加政府时,诺列加的军队使用的也是美国制造的武器。1993年,美国驻索马里部队不得不应对一个满是精良装备的对手,这些武器是由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购买的,1991年在其被推翻后这些武器扩散到了索马里各个武装派系。

▲大图为伊朗空军进行F-14地面武器展示,左小图为美海军F-14武器展示,右小图为满挂6枚AIM-54飞行的F-14。

数十年过去,美国似乎也没有长什么记性,历史还在重复上演。五角大楼消息人士近日透露,美制夜视仪令本就擅长夜战的塔利班如虎添翼,如今塔利班发动夜袭的次数大幅增长,相应的“战果”也成倍增长。据猜测,这些特种装备极有可能是被阿富汗安全部队的腐败分子“盗卖”到黑市的。当然,战场缴获也是塔利班获取美制武器的一大来源,此前在塔利班的宣传片中就曾出现装备全套美军特种部队装备的武装分子在镜头前摆造型。如果美国再努努力,加快向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军援和售武进程,没准人们就能有幸见到成建制的美式装备塔利班驰骋阿富汗战场了。

▲资料图:手持SCAR突击步枪的塔利班武装分子。

另外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在中东的反恐战场上,2014年肆虐中东的“伊斯兰国”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益于精良的美制武器。据联合国报告显示,仅在2014年6月,“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就夺取(甚至可以说是拾获)了“足以武装3个多伊拉克常规陆军师”、也就是5万名官兵的“车辆、武器和弹药”。这些美国制造武器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得以横扫叙利亚和伊拉克广阔领土的关键所在。

路透社日前披露,美国政府计划放宽军售限制、鼓励外国“买美国货”。这也与特朗普竞选时的承诺一脉相承——在国内创造就业,并将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卖到海外。特朗普也“以身作则”,督促军方人员和外交官更多的担负起“军火推销员”的职责,路透社评论称,特朗普几乎是举全政府之力在推动武器出口。

据美国防务安全合作局的数据显示,2017财年美国对外军售额攀升至420亿美元,上一年度为310亿美元。如果美国继续放宽军售限制,并加大政治推动,美国的对外军售还将可能出现更为夸张的涨势。但是“兴一利,必生一弊”,美国放宽军售限制的弊端,同带来的好处一样显而易见。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常规防务项目主任蕾切尔·斯托尔就批评,“这种短视的政策将可能带来长久的隐患”,中东和南亚等战争风险较高地区的恐怖分子今后将更容易获得高端的武器。

从3月1日开始,美国政府开始向乌克兰出售“标枪”反坦克导弹,如果这些武器只是留在“后方”倒还好,一旦投入到乌克兰东部纷乱的战场上,最终会流向何方就很难控制了。另外美国虽然承诺停止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输送武器,但是据俄罗斯卫星网披露,美国不仅没有暂停或者削减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输送武器,而且有迹象显示,大批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也在其中。

▲资料图: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展示其由150辆悍马组成的车队。

2月3日俄罗斯苏-25被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俄罗斯媒体猜测这些导弹不是从乌克兰流入就是由美国提供。这里并不是说,乌克兰和美国援助恐怖组织。乌克兰的武器流出更多是“天灾”,内战里的很多武装派别与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本是一伙,人员随武器一起在两地流转,而美国的武器输出则更多是因为“人祸”——不负责任的售武和军援,已经成为恐怖分子获得高技术武器的重要渠道。恐怖分子选取袭击目标可能并不区分是俄罗斯的还是美国的,这次“受伤”的是俄罗斯,那下次呢?谁都不敢打包票。

据美国凯托学会的报告称,在5项指标(美国“脆弱国家指数”、“世界自由度”排名、“政治恐怖指数”、“全球恐怖主义指数”以及“武装冲突数据集”)中的评分都是“高风险”的5个国家,自“9·11事件”以来已经购买了近百亿美元的美国武器。特别是联系到最近一段时间,除了塔利班手中高技术武器越来越多以外(而且从使用效能角度说,塔利班组织要比阿富汗政府军高许多),叙利亚的恐怖分子都已经开始使用攻击无人机和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动袭击了。现状已经非常不堪,而前景令人忧心不已。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