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 >

王文:“内功比拼”将成中美竞争关键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4日 12:21:37   来源:网络整理

无数史实已证明,源于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一书中所谓“崛起大国与守成霸权之间战争不可避免”的理论假设,是基于特殊时代、部分区域的历史经验而形成的总结,带有浓厚西方中心主义、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逻辑色彩。

1980年代,美国作家赫尔曼·沃克曾以“修昔底德陷阱”警示美苏冷战的恶果。2012年8月22日,哈佛大学格拉姆·阿利森教授在英国《金融时报》再以“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的历史学隐喻,复燃了西方学术界尤其是美国研究者对美国衰落的焦虑,以及对中国崛起的担心,成为当下国际研究与大国博弈的热门话题。对此,只有让全球进行完整的历史观察与全面的时代思考,才能让打破这个美国焦虑者“自我实现预言”式的假设,使中美超越“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论魔咒。

“修昔底德陷阱”是某些西方学者的自我臆念

“大国争霸战争”的现实主义假设在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中占有重要的位置。然而,无论是摩根索的《国家间政治》,还是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大多西方学者经典理论阐述的史料来源,均局限于1500年以后欧美大国兴衰进程,更是站在霸权国的立场上虚构来自崛起大国的威胁。突破这个时空区间,“大国争霸战争”便只是一个自我臆念而已。

西方学界惯以“1500年以来”为限,描述曾出现过16次守成大国和新兴国家对抗的情况,其中有12次最终导致了战争,剩下的4次避免了战争。但细究发现,并不是所有对抗都与“争霸”有必然联系。如从19世纪末开始的美国崛起并没有与守成霸权英国发生过战争,相反,美英在一战、二战中并肩作战;20世纪下半叶,苏联与美国全球争霸,并没有发生过军事战争;二战后的德国、日本相继在本地区崛起,与美国也没有发生过战争。而20世纪与守成霸权美国发生军事战争的,如越南、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等都无意、也无实力与美国争霸。

通观整个世界历史,多数守成霸权的衰败并不是由崛起大国的战争引发的。以中国为例,20多个王朝的衰败绝大多数源于内部原因,而非外部侵略。古代罗马帝国的例子更明显,千年帝国先是分裂成东西两部分,接着在社会、政治和经济上衰败。罗马帝国也并非是源于崛起大国的战争,而是从内部先腐烂。

美国学者卡伦·默菲在其代表作《美国是罗马吗?》中提到,美国的衰落极有可能像罗马帝国,国内精英权贵为争夺控制权而内斗不止,国内腐败加剧,体制崩溃,经济停滞而失去对世界事件的影响力,最终由于“帝国的过度扩张”,导致失去对全球的控制权而绝对衰弱。德国历史学教授亚历山大·德曼特在其1984年专著《罗马兴衰》中列举了罗马衰亡的210种原因,其中相当多内容都适用于美国,“美国与罗马帝国之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美国不驾马车”。

由此看,与其说拿“修昔底德陷阱”生搬硬套,借中国崛起建构美国衰弱的威胁感,不如说美国人自身造成了本国的衰落。与其说担心中国崛起会与美国爆发一场战争,不如反思一下为何美国在过去一个多世纪每隔3-5年便会发动或参与一场对外战争,造成全球和平遭受的严重破坏。

战争崛起是最不合算的崛起方式

西方学界所臆测的“大国争霸战争”作为一定崛起方式,多只适用于早期西方列强的殖民主义时期。在殖民主义时代,从大英帝国战胜西班牙无敌舰队、英法争霸,再到拿破仑帝国战争、俄国扩张,以及20世纪上半叶德意日法西斯主义的盛行,战争一直被视为夺取领土、资源、人口、财富的最低成本与最快捷的路径,而领土、资源、人口与财富的递增则是一个国家崛起的基础。

更糟糕的是,由于西方学术界长期以来粉饰殖民主义史的思维惯性,战争并不是视为屠杀生命、财产破坏的贬义词存在,反而会被视为国家发展、社会强大与世界和平的必要手段,加以正面论证。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2014年新著《战争》中就充分肯定了战争的历史贡献。在他看来,“战争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不仅让人们生活得更安全,也让人们变更富有。”大量西方学者如克劳塞维茨、埃利亚斯、苏伦斯·基利、阿扎尔·盖特等都以“文明进程”的方式颂扬战争的积极意义。这使得臆想“战争会推动大国崛起”成为西方学术界的某种思想传统。

这种西方推崇战争的思想传统与中国热爱和平的文化传统完全不同。在中国人看来,“军事战争”是最后的被迫手段,如《孙子兵法》中就讲“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古代圣贤不断提醒历代君王,要警惕“国霸必衷”,“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些文化传统使战争在中国历史演进中的特殊作用:多用于内部的政治整合或军事防御,而非对外的势力扩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