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4日 12:21:34   来源:网络整理

  自2011年秋奥巴马宣布“重返亚太”以来,原本就很复杂的中美关系又增加了紧张因素。不过,与很多观察家的预料不同,近年来中美关系的紧张很少反映在地缘政治和军事上的“硬冲突”,而主要体现在以宏观经济项目为核心的地缘战略竞争。最近3年,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和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这两大亚太区域自由贸易和整合计划并肩赛跑;最近3个月,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亚投行)及亚太互联互通蓝图让美国唯恐其控制下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受到冲击,威胁到其全球治理和亚太区域治理的基础。

  这场重量级较量,可谓“重剑无锋”,注重的不是一时一地之得失,而是大战略之博弈。3月,中美围绕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之博弈,牵动欧亚两大洲30多国,就是这场大博弈的一个重要体现。

  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叙述了新兴强国雅典的崛起,引起原有霸主斯巴达的恐惧,使战争不可避免,最终导致了两国的衰败,这种新老强国的斗争模式后来被概括为“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修昔底德陷阱实际上是一种理论假设,认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势必挑战原有的霸权大国,而后者势必回应这种威胁,从而将使战争不可避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格拉汉姆·阿里森(Graham T. Allison)教授最近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演讲指出,回顾过去500年的世界历史,在16组关于挑战国与霸权国关系的案例中,其中12组以战争收场,只有4组避开了战争。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全面崛起,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美关系符合“修昔底德陷阱”假设的基本条件,那么中美是否已经或者说会不可避免地掉进这种陷阱呢?

  修昔底德陷阱有两大假设条件,一是新崛起大国的挑战,二是原有大国的恐惧。20世纪初,英德关系就“完美地”陷入了这个陷阱,最终两败俱伤。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全球霸权已经持续了70年,其间经历了美苏冷战、东亚对峙、欧洲一体化、海湾战争、反恐战争等考验,不过真正削弱美国实力的乃是2008年前后由美国次贷危机点燃的全球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美实力此长彼消,中国逐渐由“世界工厂”(制造业基地)走向“世界市场”(消费市场)和“投资策源地”。不仅中国的企业,连欧美各国的企业都发现如果能够赢得中国市场,就能赢得世界。而金砖国家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等金融大手笔的亮相表明中国作为发展中世界特别是亚洲的投资策源地俨然崛起。

  

  陷阱并非铁律

  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论范式,我们来分析两个假设条件是否成立:其一,中国在挑战美国吗?其二,美国受到威胁了吗?

  从亚投行案例来看,中国似乎在挑战美国。众所周知,美国和G7集团进行全球治理的主要工具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等金融机构,凭借这些机构,美国及其盟友对发展中国家的很多政经利益可以予取予夺。而亚投行的诞生,旨在满足亚洲极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如此一来,亚投行对作为美国治理亚太重要抓手的亚行的冲击将不可避免。

  于是全世界都看到美国陷入惊慌失措、进退失据之中。美国不仅质疑、贬低尚在筹建中的亚投行的治理标准,还强迫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亚太盟国不得参加亚投行,甚至当发现自己的“亲密战友”英国自主决定申请成为亚投行的意向创始会员国时,加以公开阻挡。至少从亚投行这一案例来看,中美关系基本符合“修昔底德陷阱”的两大假设条件。

  但是,“修昔底德陷阱”毕竟只是一种理论假设,即便符合其中的假设条件,也不意味着理论就会自我实现。也就是说,即便通过亚投行这个案例“一叶知秋”,发现当前的中美关系基本具备了“修昔底德陷阱”的假设条件,也不意味着中美两国已经掉进这个可怕的“陷阱”里了。

  格拉汉姆·阿里森在清华的演讲就指出,虽然有4组挑战国-霸权国关系最终回避了战争,但“这是以双方巨大而艰难的调整为代价的,包括态度和行动两方面,而且这样的调整对于霸权国而言更加艰难”。他还认为中美是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避开“修昔底德陷阱”的。“陷阱”并非铁律,更不必迷信,尤其是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应该立足于全球化和中美关系的结构特点来客观分析。

最新资讯